曾经我相信永远,我相信身边的人会一直在身边,然而逐渐地,失去了初中同学而不自知,失去了高中同学而庆幸?失去了大学同学亦无感,失去了曾经喜欢的人很无力,这些都是我清冷的性格所致。

居南京三年,工作三年,其间人事变幻,令人目不暇接,但这些都是由于外部环境造成的,非我所能改变。恰好,三年中每年都去了一次夫子庙,去看了秦淮河、人群与灯。每次的秦淮河岸,一如既往的人群如织,络绎不绝,每次的灯会也都是张灯结彩、红红火火;而变化的,是结伴而游的身边人。

2017-02-11
已是两年前的事了,往事回忆细节已不可得。当时公司就在大行宫,我们下班之后就直接走去夫子庙,同行的有奚锦文和冯立婷。在走的过程中,人是逐渐多起来的,也许是因为天逐渐黑了,也许是因为越来越接近夫子庙了。记得上一次来已经是七八年前了,全家人一起过来玩的。

看到大门,随着大道直接走进去,随意瞎逛,第一次看到了乌衣巷,就是那个“乌衣巷口夕阳斜”的乌衣巷,很激动,因为历史就在眼前。其他的已不清晰,只记得我们买了夫子庙的票,然后进去看了花灯,拍了很多照片,至今很留恋。

当我们想要出来时,才发现已经无法决定方向了,只能随着人群走。话说我想到这个场景时才惊觉这已是两年前的事了,但明明仿佛昨日,真令人不可置信。

2018-09-01
直接引用去年写的:

下午朋友就在酒店休息了,我则出来在夫子庙这一带乱转,熟悉熟悉一下,看看应该路线应该如何走。出来了才发现,原来酒店的右边就是夫子庙的大门,靠得贼近。先直接进去然后右拐进去西市,都是些特色小玩意儿,出来之后再右拐,往前走就是“古秦淮”的牌匾,然后左拐走一段路,遇一桥,下面就是秦淮河,桥右边我知道有一个桃叶渡,相传王献之有一爱妾名桃叶,常往来于秦淮河两岸,当时的秦淮河宽且阔,爱妾心中害怕,王献之为安抚她,每次亲自在渡口处迎接,并且做了一首诗: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继续往前,然后左拐,再一直往前走,中间有乌衣巷。三国东吴时期,孙权在此驻扎兵卫,其兵士皆著乌衣,故名乌衣巷。后东晋时期,王、谢两大家族在此居住达三百年,王谢家族人才辈出,王羲之、王献之、王洵书法登峰造极,谢灵运、谢眺,山水诗鼻祖。过了乌衣巷,便是文德桥。从我的角度,桥的右边为一个很大的湖,里面有很多游船,名为“秦淮画舫”。在此期间,买了江南贡院的门票,游船的夜游票没买到,6点半之后才开放。过了桥,右转,是一个很大的中心,左边的正前方是夫子庙,去年元宵节的时候和同事一起去过,花灯很好看。夫子庙的两边分别为西市和东市,之前就是从西市出来。现在,继续向前走,左侧就是一开始进来的大路,可以直通大门,再往前走,右侧就是江南贡院,左侧也是江南贡院。一直往前,便又看到“古秦淮”的牌匾,我一度生疑,以为又走回了刚才那个路,过了牌匾发现景色都不一样,又转过来走,又经过江南贡院,见到另外一个牌匾,来回走了好几遍,就是没有找到回去的路。折腾了一个小时,后才突然发现先前描述的直通大门的那个路。一直走回去了,至此算是把整个夫子庙最繁华的地区都摸清楚了,以前也来过好几次,但都是随性地走,走到哪里看到哪里,反正都能找到地铁,这次不行,总不能让朋友跟着我瞎转吧。

江南贡院与秦淮画舫

夜色逐渐降临,阵雨也停歇,临时拼凑了一首诗:外面雨已停,夜游夫子庙,灯影伴桨声,画船听雨眠。然后我们沿着既定的路线游玩,但是朋友并没有走出乌衣巷,直接就返回继续走了,这一点在我意料之外,所以也就无法经过那座著名的文德桥了。转了一圈了之后,进入江南贡院游览。江南贡院分为两个部分,临河的部分,很快就走完了,然后去街对面的部分。从外表上看只是一个水池子,里面是什么,以前经过好几次,都只是在外面驻足拍照,就如现在遇到行人一样。这次终于进去了,到了下面,才发现这是一个博物馆——科举博物馆。沿着台阶逐渐往下走,路环绕着上面的那个矩形水池子,绕着转了好几圈,逐步深入,两边的高墙,左边是瓦叠堆而成,黑黑的一片,照片无法呈现,右边的墙壁上贴满了书卷,也不知真的还是假的。
下去之后,进入室内场馆,映入眼帘便是一副巨幕:文字组成的整面墙!
右拐,进入展览馆中心,一圈都是古籍,
其上是屏幕,播放着科举的事情,顶部是吊着的丝状的蓝色的灯,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让我想到一句诗:更吹落,星如雨
欣赏完了,继续往里面走,又是令人惊叹的场景,巨大书卷悬挂于两边的高墙之上,要知道这可是在20米深的地下,仰望远处上方黑色,仿佛无边的黑夜。
继续往里面走,科举相关的事物,应接不暇,由于赶着去坐游船,所以就没有拍照记录了,看得速度也快了许多,但仍是耗费了不少时间。我们往上走了一层,转了一圈,然后,又往上走了一层,又转了一圈。似乎,这个博物馆就是故意这样设计的,先让你直接到达最底层,然后,在回去的路程中依次递进展览科举相关的事物。

终于,出来了,冷气吹得腿都有点疼了。
立刻去乘坐秦淮画舫,夜游秦淮河。
游船开动了,趴在前面的椅子上,看着外面的河水流动,听到游船带起的水浪声,心情立刻沉静下来。
两岸的灯影划眼而逝,像早晨吃的小番茄。船内的语音解说,如水般舒缓而出,且与景观相应得恰到好处,令人印象深刻。游船经过桃叶的桃叶渡、李香君的媚香楼、吴敬梓的秦淮水亭,经过文德桥、武德桥、朱雀桥;而且其将文德桥讲得玄乎其玄,桥与子午线相吻合,传说农历十一月十五,此桥分阴阳,桥两边各有一半月亮。途中陆续介绍了“秦淮八艳”,仍记得:董小宛,陈圆圆,柳如是,李香君。

最后,结束了,已是深夜,回去歇息了。

2019-02-17

今天约了两个人,一个是胜利哥,一个是新公司新入职的一位同事。趁着元宵节还没到,提前两天过来看看。已经来过几次,这次来不主为游玩,就是想出来走走,顺便看看有什么吃的。出三山街地铁站4号口,左转就是各类小吃,先吃了一个梅干菜饼和炸鸡柳垫垫饥。走到大门处,再进去沿着大道走,我看见瞻园竟在里面,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明明这里车水马龙,交通繁忙啊。突然一想,这里确实是一条交通大道,只是在元宵节期间被封锁了,只允许行人进去,这么一想,就明白了。

秦淮灯会

然后与他们会合,我们一边吃东西一边交流了一些工作和技术上的事情。我尝试了一下以前一直只看过但没吃过的臭豆腐,结果当然差评,这在意料之中。然后排队半天等了一个脆皮火烧,排了半天,最后吃到了,感觉也就那样吧。然后第一次吃了桂花糕,确实很赞,松软弹滑的米糕,有桂花的清香,就是太贵了,就这么一小块,不过我感冒,也没多大食欲。吃完出门去看白鹭洲灯会,走近发现票价80元,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必要非要去吧(QNMLGB),毕竟前年去过了。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就沿着秦淮河岸走走吧。

回去的路上,继续沿着秦淮河岸的小道走,出了景区,几乎无人。秦淮河水,格外清冷,突然想到一句:每见繁盛,必感凋零。突然想到:年年岁岁灯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灯影和水声逐渐模糊了起来,人只是机械地向前方走着。

蓦然,又回到现实,于是各自分别,走到地铁站回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