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南联大的日子》

2019/09/19 posted in  书影音游

开始于 微信阅读 2019.09.15 结束于 2019.09.19


摘录如下:

第16章 晚翠园曲会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第21章 怀念德熙

德熙上课,是很能吸引学生的。我听过不止一个他的学生说过:语法本来是很枯燥的,朱先生却能讲得很有趣味,常常到了吃饭的钟声响了,学生还舍不得离开。为什么能这样?我想是德熙把他对于语言、对于古文字的美感传染给了学生。感受到工作中的美,这样活着,才有意思
第23章 凤翥街

牛肉馆偶有“牛大筋”卖,牛大筋是牛鞭,即牛鸡巴也,这是非常好吃的。

昆明人把荤菜分为大荤和爨荤。大荤即煨炖的大块肉,爨荤是蔬菜加一点肉爆炒。这家的炒菜都是七寸盘,两三个人吃饭最为

第26章 七载云烟

联大师生服装各异,但似乎又有一种比较一致的风格。 女生的衣着是比较整洁的。有的有几件华贵的衣服,那是少数军阀商人的小姐。但是她们也只是参加Party时才穿,上课时不会穿得花里胡哨的。一般女生都是一身阴丹士林旗袍,上身套一件红的毛衣。低年级的女生爱穿“工裤”——劳动布的长裤,上面有两条很宽的带子,白色或浅花的衬衫。这大概本是北京的女中学生流行的服装,这种风气被贝满等校的女生带到昆明来了。 男同学原来有些西装革履、裤线笔直的,也有穿麂皮夹克的,后来就日渐少了,绝大多数是蓝布衫,长裤。几年下来,衣服破旧,就想各种办法“弥补”,如贴一张橡皮膏之类。有人裤子破了洞,不会补,也无针线,就找一根麻筋,把破洞结了一个疙瘩。这样的疙瘩名士不止一人。

教授的衣服也多残破了。闻一多先生有一个时期穿了一件一个亲戚送给他的灰色夹袍,式样早就过时,领子很高,袖子很窄。朱自清先生的大衣破得不能再穿,就买了一件云南赶马人穿的深蓝氆氇的一口钟(大概就是彝族察尔瓦)披在身上,远看有点像一个侠客。有一个女生从南院(女生宿舍)到新校舍去,天已经黑了,路上没有人,她听到后面有梯里突鲁的脚步声,以为是坏人追了上来,很紧张。回头一看,是化学教授曾昭伦。他穿了一双空前(露着脚趾)绝后鞋(后跟烂了,提不起来,只能半趿着),因此发出此梯里突鲁的声音。

联大师生破衣烂衫,却每天孜孜不倦地做学问,真是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这种精神,人天可感。

版本

  • 我在西南联大的日子 / 汪曾祺;山东画报出版社,2018.5
  • ISBN:9787547424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