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道不孤,诸君共饮

2018/12/09 posted in  书影音游

在通关三代的前几天,我刚好重温了前二作的剧情。以百里屠苏之身亲历,太子长琴因一人之生死,执念千万载,半魂相争的旷世奇谭;以谢衣之眼亲见,沈夜因一族之生死,与心魔合作,布局救臣民,孤身踏入永夜。

这两个故事,每每体验都让我心生戚戚——因为那句“此生虽有遗憾,却并未后悔”,亦或是那句“即使手脚溃烂,也忍不住想亲眼看一看,那个或许充满光明的未来”。

同时,我也无法忽视其中存在的缺陷:一代前期对话过赘,游戏节奏拖沓;二代对流月城刻画过重而使主角团光芒被抑,为网络版铺路的主角设定也让后期的一些情节脱离主线,剧情逻辑若仔细推敲会有太多硬伤。

不过,古剑系列那带有人文与哲学探讨性的剧情设定依旧在我的审美标准之上,对比如今国单以“情怀”支撑的整体环境,我仍愿称其为“佳作”。

基于如上认知,在畅玩本作前,我曾根据古一女娲古二神农古三伏羲的设定,以及宣动中透露来的一些要素,推测这是一个有关仙神与妖族,有关“一国之生死”的故事。

经历70个小时的奋斗走到幕终,方知自己不过猜中十之二三。剩下的六七成,俱是超乎推测与想象的惊艳。

这个故事不仅讲述了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的存亡,更是一副有关传承与责任的漫长绘卷。有关于主角大妖,有关于乘船而来的飘然仙人,更是在真真正正地讲述人族本身。

其立意格局庞大,描绘的笔法却很淡然。家国情怀,儿女情长,均被一笔带过,不作煽情,不多赘言。淡若细水长流,却源远流长。

关于主题

青梅竹马、彼此欣赏理解的嫘祖与姬轩辕结合在一起,怀揣着同样的理念与对未来的无尽畅想,让有熊与西陵互相交流技术与文化,有各族迎来更为繁盛的局面。

音乐,文字,兵法……文明因此而发展壮阔。

身怀利刃,可不示人,手无寸铁,任人宰割。
我希望人族面对强敌、面对灾劫之时能够做出更多的应变。我想和姬轩辕一起试试看,就算要花去漫长的时间,就算这一世根本看不到结局也无所谓,我希望这片大地上的人,可以永远走下去。
魔族入侵,嫘祖怀着必死之心,选择闭城血战,将无限生的希望交付给姬轩辕,让他全力驰援生产和手工业从事者众多的集泷。

姬轩辕亦在“死”后身镇西陵,效仿“斩三尸”之法创造出精神化身“长柳”,以一人之力阻挡着梦域中入侵人界的魔,日复一日,周而复始。

在二人的坚持与守护之下,文明得以传承,人族四千年,行踏中州河山。

得嫘祖点拨,有“剑灭万法之势”之评的缙云,本为轩辕黄帝麾下的一员大将,时战至力竭将息,为求一线生机,他接受了辟邪之力,最终被人视作怪物,在剩余的短暂岁月里,守护着同样被视为怪物的幼小魇兽云无月。

待缙云身死,失去庇护的云无月怀抱着对那样一个人的钦慕与仰望,摸爬滚打着长大,经历过欺凌与算计,打败一个又一个的对手,终于成就强大的自己,众人敬慕的“霒蚀君”。

她因他而爱着人族,在他不存于世的漫长岁月里,继续完成着他曾有的愿望,护佑着这片他曾存在过的土地。

天鹿城和人间的剑术来源于缙云的传承。在数不清多少年月里,他所领悟修行的一招一式,都在以不同形式守护着魔域与人间。而生于天鹿长于人间的北洛重温缙云旧忆,拾得其余残魂,亦是另一种形式的延续与传承。

人比之天地,不过如蜉蝣一般渺小。观天色乍明乍暗,便已是朝生暮死。

“我虽然心有遗憾,但好在还有你们这些弟子。不是代替,而是一种传承。生老病死,物理常情,既然无法逃脱,就只能想办法把只是一代一代传下去,一直积累下去,把路铺好了,说不定哪一代,就会有重要的转变……

越是知道天地之大,越是明白人之渺小,所以更会觉得祖先真是很了不起。

在这个属于“传承”的故事中,最重要的角色,正是存于世间,致力于研究与传播知识的博物学会。

葛先生之师、葛先生、岑缨在学术上的传授,正与黄帝于岑缨在血脉上的延续相同,将先人的智慧与意志代代传承了下去。

到故事最后,岑缨手绘的画集一页页翻过。

在开始,是祖先的创举:燧人氏钻木取火,帝铸剑,神农氏作耒耜之利以教天下,嫘祖治丝茧以供衣服,舜始陶,仓颉作书,尧敬授民时,伏羲作易八卦,先民祭祀,子闻韶,蔡伦造纸,张衡作地动仪,板印书籍、赵州石桥、曲辕犁、活版印刷、司南、火药……

再后来,是近人与近人的成就:黄道婆改进纺车,玉蜀黍种出西土,种痘法蔓延天下,明长城修建完成,郑和下西洋……

到最后,是岑缨自己的故事。她一直在努力,向着自己曾期盼的生活迈进。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看不同的山河风光,领略不同的风土人情,然后嫁人生子,开坛授学,将自己所继承的所知所学,以教育和血缘的途径,继续传续了下去。

整个故事脉络清晰,所及之处,无不紧扣“传承”二字。

关于人设

三代的主角设定,与故事一同超出了我所有的预期和设想。

本以为又是熟知的互补cp套路,却意外看到了两个强者之间的故事。借用我最喜欢的画手伊吹所言,便是

云无月终于成为了最好的样子,绝不会再为任何事迷失的时候,北洛经历了和她一样的成长,也终于在这样一个最好的时机,穿过大泽向她走来……

虽是剧情开场的初遇,其实也是一段很长很长时光的终结。原来要走那么长的时间,才能把一个完整的最好的自己放在你的面前,后来的事也很美,可都没有这一刻来得令人释怀。

二人的感情含蓄地点到即止,并无着墨渲染,但搭配整个故事的基调,却十分赏心悦目。

作为故事脉络的记述者,岑缨的设定也是令我十分欣喜的“继往开来,独此一份”。

许多真正的文化传承者少见有文笔叙述,更妄论成为某个故事主角,将真正辉煌的文明通过载体真正展现在玩家眼前。然而古剑做到了,不仅做到,还令人神魂激荡,自豪不已。作为曾任某博物馆历史研究员的我,甚至一度怀疑剧情企划里是不是有同行……

这份故事里,传承的不仅仅是曾经在这片土地出现过的辉煌成就,还是一份历史理念: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关于剧情展现

如同上文所言,本作的剧情展现手法,是历代作品中剧情水平最高的一部:

引入了梦域概念,进一步扩充和联系世界观,以独特的手法叙述主角的过去,有不少违背套路的创新之处。

最重要的是,一扫前作诸多缺陷,对话简练,剧情合理,各位主角身世设定相差极大,却完美串联起了主题,前后的伏笔呼应亦得窥剧情企划文笔功力之深。

当然文笔功力不仅仅体现在人物之丰满,立意之高深,情感之淡然,还体现在方方面面。美术音乐,肢体语言,图鉴词条,细微之处皆真章。

场景中随处可翻捡的字条日记,告诉着玩家属于他主人的一段心路往事:

栖霞有小贩记录着今年的收成不好,鄢陵东北处的大爷爱洗澡,博物学会里甚至还有意大利语版的《马可波罗行纪》……

隐藏在博物系统里的图鉴词条,亦隐藏了不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个在死前都不忘打牌的男子,原是错过了深爱自己的发妻,待经历权贵与穷困的沧海桑田变化,方知人间挚爱为何;



每一位招募而来的匠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

古考会的每一个小喽啰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成长故事,或是受挫的乞儿,或是从小没有教养的小混混,或只是跟着落魄少爷甘心打杂的仆从……

不少故事前后呼应:

初入鄢陵时,街边那位被相貌不佳的女子纠缠而烦恼的男子,却在鄢陵被灭时舍身救了她;

天鹿城一战后,故事开头被岚相救下的慈幼坊孤女夕朝,在岚相死后,立誓要做一名与他一样优秀的战士;

剧本开头的纨绔子弟,终在师父的授武育人下改变,成长为三观正直的小师弟。

剧情里处处可见的对比与衬托:

贺冲与北洛同为被人类厌弃的妖族,余梦之与主角皆在两难之间做出选择,玄戈北洛与凌星耀凌星见均为兄弟孪生。

从不同的角度,给予玩家对剧情新的体验与思索。

细微的精短小剧场:

买不起花、连自己的醋都吃的穷王辟邪,会在烛灯和满月下亲手绘制所见所闻的手绘学者,在冬日清梅下与心爱之人共奏乐章,许下白首之约的微笑青年。

还有一些稍纵即逝的小细节:比如缙云在魔之骸、最终战中北洛与巫炤二人力竭身摇的动作表现。

……

……

太多太多美好感触,在此不知如何描述。也许剧情里仍旧有很多不完满之处,譬如反派角色的设定单薄,最终战役太仓促,许多伏笔坑都没有浮出水面;为精简对话,太多重要剧情挪入支线,导致主线剧情不够完满,甚至许多重要设定都只依赖前作透露,连“古剑里的轮回设定是命魂转世,其他魂魄则代表情绪和记忆,皆会在死亡后散去。北洛本就是缙云命魂转世,再拾取吸收缙云其他魂魄,就相当于变成了缙云本人”这样的重要设定都表述不明,导致不少玩家产生疑惑……等等等等。

对我来说,一切都是瑕不掩瑜。

感谢古剑三,让我明白,国单未来可期。

“我知道,我要做的事情很难。但我也知道,人生百年,吾道不孤,总会有人跟我们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