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诏葬歌

2018/10/19 posted in  书影音游

上古信仰阎罗的部族流传的古老葬歌,用于葬礼上送别亲人、安抚亡魂。旋律简单、容易记忆,有一定的民族的特色。

歌词:

我父魂魄在漠北
我母手足在高岩
我儿心腹在天涯
我女血肉在故园

我父魂魄在漠北
流沙走石狂风催
其日如煎,其月如烩,
漠北不可居,何日来归
漠北不可居,何日来归

我母手足在高岩
再无妙手补苍天
其峰巍巍,其水绵绵
高岩不可居,何日来还
高岩不可居,何日来还

此岸望彼岸
归途路漫漫
天心月未满
古人隔忘川
我儿心腹在天涯
长天浪涌入云塔
魂落沉沙,身葬鱼虾
天涯不可居,何日来家
天涯不可居,何日来家

我女血肉在故园
落花声里啼杜鹃
朝佩青蔓,暮枕秋兰
唯故园可居,何日来安
唯故园可居,何日来安
唯故园可居,何日来安
唯故园可居,何日来安

此岸望彼岸
归途路漫漫
天心月未满
古人隔忘川

长歌为谁传
天地为谁宽
身似寒鸦羽
一梦过千山

归来啊~

【长歌当哭】乌诏葬歌的来源和流变及其他

来源:http://gjol.17173.com/content/10182018/100348852_all.shtml
作者:流月城妙法-抱缺 (贴吧昵称:基本都合格)

目录
一、起源:极言四方之恶
《招魂》
《大招》
各民族的招魂词
二、流变:从四方之恶到六亲之苦
《四愁诗》
《同谷七歌》
《六歌》
三、结语:《乌诏葬歌》的结合和游戏情境塑造

一、起源:极言四方之恶

乌诏葬歌的原始版本是什么呢?
很简单,就是屈原的《招魂》和《大招》。
让我且把屈原《招魂》和《大招》中间的部分抄一下:

招魂 节选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
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
而离彼不祥些!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
归来兮!不可以讬些。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些。
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
雄虺九首,往来倏忽,吞人以益其心些。
归来兮!不可久淫些。魂兮归来!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
旋入雷渊,爢散而不可止些。
幸而得脱,其外旷宇些。
赤蚁若象,玄蜂若壶些。
五谷不生,丛菅是食些。
其土烂人,求水无所得些。
彷徉无所倚,广大无所极些。
归来兮!恐自遗贼些。
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
增冰峨峨,飞雪千里些。

《大招》节选

魂乎归来!无东无西,无南无北只。
东有大海,溺水浟浟只。
螭龙并流,上下悠悠只。
雾雨淫淫,白皓胶只。
魂乎无东!汤谷寂寥只。
魂乎无南!南有炎火千里,蝮蛇蜒只。
山林险隘,虎豹蜿只。
鰅鳙短狐,王虺骞只。
魂乎无南!蜮伤躬只;
魂乎无西!西方流沙,漭洋洋只。
豕首纵目,被发鬤只。
长爪踞牙,诶笑狂只。
魂乎无西!多害伤只。
魂乎无北!北有寒山,趠龙赩只。
代水不可涉,深不可测只。
天白颢颢,寒凝凝只。
魂乎无往!盈北极只。
归来兮!不可以久些。
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
虎豹九关,啄害下人些。
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
豺狼从目,往来侁侁些。
悬人以嬉,投之深渊些。
致命于帝,然后得瞑些。
归来!往恐危身些。
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
土伯九约,其角觺觺些。
敦脄血拇,逐人伂駓駓些。
参目虎首,其身若牛些。
此皆甘人,归来!恐自遗灾些。

《招魂》《大招》的文本特征是什么呢?

前人已经给我们总结了:

外陈四方之恶,内崇楚国之美。

实际上,这种结构存在于各个民族的招魂词之中,

让我从知网抄一些:

《招魂》文本特征

再比如:

那我们来看看乌诏葬歌的文本:


这种结构就是典型的:

“外陈四方之恶,内崇故园之美。”

可以说是对屈原的直接继承了!

再看看文本,漠北(北方) 高岩(西北)海隅(东)

当然了 淮西 彭泽 天涯这三个地方,一般我们认为淮西就是现在的淮河西部 比如说凤阳(朱元璋老婆的故事想起来没有)

彭泽在现在的九江,

天涯或虚指,当然也可以是海边。比如说海南的天涯海角。

当然实际上文学创造也没有必要拘泥于古人,

用这种赋的方式铺陈下来,极言四方之恶,本身就是十分动人的。

当然了,看到这里我又想起来另外一组文学作品。

杜甫作为近体诗的皇帝和立法者,统治了中国文坛和语文课本N多年。

他很多诗都是耳熟能详的

比如说

“有弟皆分散 无人问死生 寄书长不达 况乃未休兵”(月夜忆舍弟??)
“入门闻号咷 幼子饥已卒”(北征??还是奉先郡咏怀五百字?)
“今夜鄜州月 闺中只独看”(忘了叫啥了)

但是大佬有几首充满古风的古体诗是相当感人肺腑的。

当然,在杜甫那个年代说古风,肯定是先秦了!

那就是,

《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

让我先来节选一部分:

……
长镵长镵白木柄,我生托子以为命。
黄独无苗山雪盛,短衣数挽不掩胫。
此时与子空归来,男呻女吟四壁静。
呜呼二歌兮歌始放,邻里为我色惆怅。
有弟有弟在远方,三人各瘦何人强。
生别展转不相见,胡尘暗天道路长。
东飞鴐鹅后鹙鶬,安得送我置汝旁。
呜呼三歌兮歌三发,汝归何处收兄骨。
有妹有妹在钟离,良人早殁诸孤痴。
长淮浪高蛟龙怒,十年不见来何时。
扁舟欲往箭满眼,杳杳南国多旌旗。
呜呼四歌兮歌四奏,林猿为我啼清昼。
四山多风溪水急,寒雨飒飒枯树湿。
黄蒿古城云不开,白狐跳梁黄狐立。
我生何为在穷谷,中夜起坐万感集。
呜呼五歌兮歌正长,魂招不来归故乡。
……

这组诗写于759年,乾元二年,基本上是在杜甫人生最低落的时候:

作为个人,衣食无着,“男儿生不成名身已老,三年饥走荒山道。”

作为文人,安史之乱进入第四年,往年还有四年,唐帝国几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写近体诗需要理性,到了到了这种时候,只能大放悲声了。

古体诗是迸发感情的问题,

杜甫从自己 想到兄弟 想到妹妹 四方之恶,涌上心头,成此泣血之作。

我不是专门研究文学的,不知道这个问题有没有定论

但是读到这个总是感觉杜甫其实受到了《招魂》的影响。

为自己招魂 也为唐帝国招魂

好在(多么轻描淡写的一个连词) 四年之后唐帝国的魂召回来了,

第二年(760年) 杜甫也在成都找到了自己的落脚之地,度过了人生最安稳的一段时光。

二、流变:从四方之恶到六亲之苦

同谷七歌对于兄弟姐妹 自己的感慨 和行文中赋的风格,

自然是和乌诏葬歌四方之恶的赋 对于兄弟姊妹的感慨是类似的,

这种风格,很明确的,类似的风格还有

著名的天文学家

(听说后人臆造的地动仪被从历史课本删了)

张衡张大大!

张大大大家都知道是个天文学家,但是 在当时,他更是一个著名的文学界

其代表做就是汉赋中的《两京赋》

他还有一首诗,叫做

《四愁诗》

让我抄一下:

我所思兮在太山。
欲往从之梁父艰,侧身东望涕沾翰。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
路远莫致倚逍遥,何为怀忧心烦劳。
我所思兮在桂林。
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
美人赠我琴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
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
我所思兮在汉阳。
欲往从之陇阪长,侧身西望涕沾裳。
美人赠我貂襜褕,何以报之明月珠。
路远莫致倚踟蹰,何为怀忧心烦纡。
我所思兮在雁门。

我们比较一下乌诏葬歌和这首诗:

《四愁诗》的主题,是《诗经》一脉的君子淑女

“溯游从之 道阻且长” 但形式上,不能不说继承了招魂“极言四方之恶”

进一步地 《同谷七歌》形式上继承了《四愁诗》

而同时乌诏葬歌虽然主题不同,但是在形式上,在修辞上,继承了《四愁诗》的痕迹很重。

上至楚辞诗经的年代,下到8012年的今天,穿越几千年,我们发现,中华的文化就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了。

下面我们再说说最后一首形式上相同的作品

就是著名的爱国诗人 民族英雄 文天祥!

文天祥的作品,大家今天耳熟能详的,是“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二句

此外,还有著名的《正气歌》

“余囚北庭 坐一土室 室广八尺 深可四寻”
“天地有正气 杂然赋流形”

当我还是个满头秀发的中二少年的时候,曾经全文背诵过《正气歌》

现在已经忘差不多了。

《乌诏葬歌》让我想起来的,是文天祥的另外一个作品,叫做《六歌》

《六歌》
有妻有妻出糟糠,自少结发不下堂。
乱离中道逢虎狼,凤飞翩翩失其凰。
将雏一二去何方,岂料国破家亦亡,不忍舍君罗襦裳。
天长地久终茫茫,牛女夜夜遥相望。
呜呼一歌兮歌正长,悲风北来起徬徨。
有妹有妹家流离,良人去后携诸儿。
北风吹沙塞草凄,穷猿惨淡将安归。
去年哭母南海湄,三男一女同嘘欷,惟汝不在割我肌。
汝家零落母不知,母知岂有暝目时。
呜呼再歌兮歌孔悲,鹡鴒在原我何为。
有女有女婉清扬,大者学帖临钟王,小者读字声琅琅。
朔风吹衣白日黄,一双白璧委道傍。
雁儿啄啄秋无粱,随母北首谁人将。
呜呼三歌兮歌愈伤,非为儿女泪淋浪。
有子有子风骨殊,释氏抱送徐卿雏。
四月八日摩尼珠,榴花犀钱络绣襦。
兰汤百沸香似酥,欻随飞电飘泥涂。
汝兄十三骑鲸鱼,汝今知在三岁无。
呜呼四歌兮歌以吁,灯前老我明月孤。
有妾有妾今何如,大者手将玉蟾蜍,次者亲抱汗血驹。
晨妆靓服临西湖,英英雁落飘璚琚。
风花飞坠鸟鸣呼,金茎沆瀣浮污渠。
天摧地裂龙凤殂,美人尘土何代无。
呜呼五歌兮歌郁纡,为尔遡风立斯须。
我生我生何不辰,孤根不识桃李春。
天寒日短重愁人,北风随我铁马尘。
初怜骨肉钟奇祸,而今骨肉相怜我。
汝在北兮婴我怀,我死谁当收我骸。
人生百年何丑好,黄粱得丧俱草草。
呜呼六歌兮勿复道,出门一笑天地老。
长歌可以当哭

宋元交替,百年盛事,一旦梦华碎

那是一个让人感慨的年代。

虽然我想用一种轻松的氛围说这件事情,

但是《六歌》实在读来令人心碎。

内容都很白话,大家且看一下。

毫无疑问,《六歌》的问题完全学习了杜甫的《同谷七歌》

不同的是他多了今夕的对比。

当然,也可以说,“四方之恶”的文体已经变成了“六亲之不幸”

对比乌诏葬歌,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它是为了凑齐九泉凑了那么多亲戚

但是不能不说他结合了所谓的

“极言四方之恶”与“六亲之不幸”两种内容。

到这里,我基本上列出了我所能想起来的

乌诏葬歌可能有借鉴的作品

当然我不知道的更多

说不定哪天编剧就直接说是那那那那弄得 毕竟我能力有限。

我还想继续吹的是,为什么我要吹古剑,不仅是他在策划中参考了多少多少牛*的文献

这当然在今天的社会是出力不一定有回报的事情。

三、结语:《乌诏葬歌》的结合和游戏情境塑造

大家发现,

《招魂》一类的葬歌,在原始社会,充满了巫术的色彩以及对个人生死的关怀。

但是从屈原开始,《招魂》之所以从下里巴人的巫术成为文学,是因为它的关怀面变了。

用今天的话说,从对个人生死的关怀扩大为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关怀

(当然不同立场的人可以评判这种转变的好坏, 但起码上,文学的内涵丰富起来了)

所以王国维评价屈原

“屈子南人而学北方之学者也”(屈子文学之精神)

评价屈原将南方的瑰丽想象与北方的肫挚之感情结合起来,

而后世的陶渊明 杜甫都是如此。

换句话说,我们今天看到的葬歌 招魂 六歌 四愁 等等,共同的特点是自己抒发民族的 国家的命运 抒发历史的情感 而非个人的情感。

那回归到古剑的世界,我们完全可以借乌诏葬歌体会到这个民族 和这个民族中的人物

包括

易拉哇啦西·相思姑娘

单西亚

甚至乌芒教卫的挣扎(当然后面这两个人戏份并不多)

神的遗志(寻找九泉)

部族的分裂(乌诏河诏)(我看起来还是莫名其妙)

邪剑突然的节外生枝( 大家小心她那把剑!!)

伊拉哇啦西和单西亚的分裂(鹰派和鸽派 )

问题是你们多少人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分裂)

再到个人头上,

单个人物的人生经历 情感纠结 都是在这种大背景下发生的

可以说,

易拉哇啦西作为这条故事线的灵魂人物,背负着从阎罗时代的整个民族史

况且现在又到了最惨的时候

(你说我最后能不黑化吗)

我记得乌诏这个族群一直以来的设定就是惨

《神渊古纪》 我虽然记不太清了 因为当时看完书就送人了。

但是有个信奉阎罗的部族,应该就是现在的河诏

好像还是个游牧民族(广义的)

一出场就惨兮兮的。

所以对于游戏的功能我会说,乌诏葬歌在两个方面其实提供了非常好的设定

一个是整个半古风 半原始巫术 的修辞设定 整体塑造了乌诏河诏这个民族的美学特征

再者是故事情节的整体历史的 氛围的设定和故事情节的人物的设定。

当然 整个细节之间,体现了古剑的文化功底和不计投入的企业精神。